4.13 score from hupso.pl for:
storychina.cn



HTML Content


Title 故事中国-《故事会》主办

Length: 17, Words: 1
Description 故事会,《故事会》主办,故事中国,故事会,故事会萃:幽默笑话,幽默故事,民间故事,传奇故事,百姓故事,人气写手,情感故事,爱情故事,言情故事,惊险故事,哲理故事,校园故事,童话故事,纪实故事,法制故事,小故事,故事原创

Length: 109, Words: 0
Keywords 故事会,《故事会》主办,故事中国,故事会,故事会萃:幽默笑话,幽默故事,民间故事,传奇故事,百姓故事,人气写手,情感故事,爱情故事,言情故事,惊险故事,哲理故事,校园故事,童话故事,纪实故事,法制故事,小故事,故事原创
Robots
Charset UTF-8
Og Meta - Title pusty
Og Meta - Description pusty
Og Meta - Site name pusty
Tytuł powinien zawierać pomiędzy 10 a 70 znaków (ze spacjami), a mniej niż 12 słów w długości.
Meta opis powinien zawierać pomiędzy 50 a 160 znaków (łącznie ze spacjami), a mniej niż 24 słów w długości.
Kodowanie znaków powinny być określone , UTF-8 jest chyba najlepszy zestaw znaków, aby przejść z powodu UTF-8 jest bardziej międzynarodowy kodowaniem.
Otwarte obiekty wykresu powinny być obecne w stronie internetowej (więcej informacji na temat protokołu OpenGraph: http://ogp.me/)

SEO Content

Words/Characters 74
Text/HTML 41.29 %
Headings H1 1
H2 0
H3 19
H4 8
H5 0
H6 0
H1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H2
H3
连线故事会
开卷故事-秘密情歌
试亲家
人气写手

尘香
第一推荐
微博热文
精品专题
《故事会》杂志目录
故事号
故事号 · 职场中哪些“雷区”不能碰
点赞之交,不给我点赞了还交不交?
长篇故事
一个城市,无数个浮沉
水族后裔
中国故事期刊
友情链接
故事会传媒
H4 作者: 曹晴雯    
作者: 焱 燚    
作者: 守望天使    
作者: 和萱    
作者:     
作者:     
作者: 博美控    
作者: 守望天使    
H5
H6
strong
b
i
em
Bolds strong 0
b 0
i 0
em 0
Zawartość strony internetowej powinno zawierać więcej niż 250 słów, z stopa tekst / kod jest wyższy niż 20%.
Pozycji używać znaczników (h1, h2, h3, ...), aby określić temat sekcji lub ustępów na stronie, ale zwykle, użyj mniej niż 6 dla każdego tagu pozycje zachować swoją stronę zwięzły.
Styl używać silnych i kursywy znaczniki podkreślić swoje słowa kluczowe swojej stronie, ale nie nadużywać (mniej niż 16 silnych tagi i 16 znaczników kursywy)

Statystyki strony

twitter:title pusty
twitter:description pusty
google+ itemprop=name pusty
Pliki zewnętrzne 10
Pliki CSS 3
Pliki javascript 7
Plik należy zmniejszyć całkowite odwołanie plików (CSS + JavaScript) do 7-8 maksymalnie.

Linki wewnętrzne i zewnętrzne

Linki 131
Linki wewnętrzne 116
Linki zewnętrzne 15
Linki bez atrybutu Title 131
Linki z atrybutem NOFOLLOW 0
Linki - Użyj atrybutu tytuł dla każdego łącza. Nofollow link jest link, który nie pozwala wyszukiwarkom boty zrealizują są odnośniki no follow. Należy zwracać uwagę na ich użytkowania

Linki wewnętrzne

新用户注册 /frmregister.aspx
找回密码 /frmfindpassword.aspx
退出 javascript:__dopostback('ctl00$gshloginbar1$ctl00','')
- /frmindexnew.aspx
首 页 /frmindexnew.aspx
连线故事会 /frmonlinestory.aspx
刊物导读 /frmonlinestorytype.aspx?id=1
作品赏析 /frmonlinestorytype.aspx?id=6
我和《故事会》的故事 /frmonlinestorytype.aspx?id=8
信息传真 /frmonlinestorytype.aspx?id=3
人气写手 /frmpopauthor.aspx
世态 /frmpopauthortype.aspx?id=1
情感 /frmpopauthortype.aspx?id=2
幽默 /frmpopauthortype.aspx?id=3
悬疑 /frmpopauthortype.aspx?id=5
传奇 /frmpopauthortype.aspx?id=4
怪谈 /frmpopauthortype.aspx?id=6
励志 /frmpopauthortype.aspx?id=11
故事作家 /frmpopauthortype.aspx?id=14
故事号 /frmbeststory.aspx
故事刊物 frmbeststorytype.aspx?id=6
短篇故事 frmbeststorytype.aspx?id=2
中篇故事 frmbeststorytype.aspx?id=12
超短篇故事 frmbeststorytype.aspx?id=11
青春部落 frmbeststorytype.aspx?id=1
长篇故事 /frmlongstory.aspx
传奇 /frmlongstorytype.aspx?id=7
武侠 /frmlongstorytype.aspx?id=4
悬疑 /frmlongstorytype.aspx?id=2
爱情 /frmlongstorytype.aspx?id=1
青春 /frmlongstorytype.aspx?id=6
怪谈 /frmlongstorytype.aspx?id=5
听故事 /frmlisteningstory.aspx
幽默故事 frmlisteningstorytype.aspx?id=3
哲理故事 frmlisteningstorytype.aspx?id=2
儿童故事 frmlisteningstorytype.aspx?id=8
中篇故事 frmlisteningstorytype.aspx?id=10
故事中国 frmlisteningstorytype.aspx?id=9
历史故事 frmlisteningstorytype.aspx?id=1
在线投稿 javascript:void(0)
帮助中心 /frmhelpcenter.aspx
#mycarousel
#mycarousel
连线故事会 frmonlinestory.aspx
更 多 >> frmonlinestory.aspx
-

开卷故事-秘密情歌

作者: 曹晴雯    

前几天和朋友在聊难忘的电影情节,我想到了下面这个故事,和大家一起分享。儿子带着新婚妻子回家看望父母,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席间,说起家里一间专门用来收藏音乐唱片的屋子,儿媳就问:“父亲母亲收藏了这么多唱片,那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一首特别又浪漫的情歌呢?”父亲听了,言辞肯定地说:“没有。”母亲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儿子站起来说:“有有有,我小时候经常看见母亲一个人在听一首歌。我这就去找出来,大家一起听听。”母亲想要阻止,可儿子已经上楼了。父亲满脸疑惑,直到儿子将唱片放进唱片机,音乐响起,父亲才突然想起什么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惊讶,不时看低头的母亲。等到再晚一些,母亲在厨房给桌上的鲜花剪枝换水,父亲走到母亲身后,想了想说:“那张唱片你什么时候买的?”母亲没怎么犹豫,一边修剪花朵,一边说:“买了很久了啊,那天我带着儿子去那个女人家找你,听到你在房间里很开心地唱这首歌,什么‘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的,我不想打扰你,就带着儿子走了。第二天我就去唱片店买了这张唱片。”说着,母亲又把鲜花重新插进瓶子里。父亲的眼睛有些湿润,他看了看母亲,从花瓶里挑了一支玫瑰,掰掉枝上的刺,递到母亲的手里。这个故事中,儿子以为的那首属于父亲母亲的“秘密情歌”让我想到,平淡生活里的刺。爱人离开、亲人不在、工作受阻、理想艰难……有些刺痛既然不能避免,那我希望,每个人最终都能找到温柔化解生活真相的途径。最简单的方法,比如,在这一期故事里收获一些快乐或启示。

/frmonlinestory_detail.aspx?id=2550
-

试亲家

作者: 焱 燚    

贾龙刚是大洪山山寨的大当家。那一年,日本鬼子占领了县城,大洪山山寨的土匪们义愤填膺,纷纷摩拳擦掌,叫嚷着要去干日本鬼子,贾龙刚却迟迟不表态,因为他有两件事情还没有谋划妥当。一件是筹措钱款,购买装备,不然就靠这几条破枪去打鬼子,无疑是送死;另一件就是心头肉一样的女儿还没有安顿下来。女儿已经成年,贾龙刚不可能带着女儿冲锋陷阵,当务之急就是帮女儿找个好婆家。这事说起来简单,办起来却不容易,土匪头子的女儿,官宦乡绅人家不会要,平常百姓人家不敢娶。这一天,二当家从县城里回来,带回来一条消息,月亮凹有个大财主,他的儿子投靠了日本鬼子,当了汉奸。贾龙刚一拍桌子,喝道:“太没骨气了!正好,今晚就去找他借钱款。”半夜里,明月当空,贾龙刚率领弟兄们慢慢逼近财主的宅院。这时,后院门开了,一个人探头探脑地牵出一头大水牛。土匪们猛地扑倒那人,带到贾龙刚面前。那人交代,他叫丁大山,独门独户住在荒岭子上。农闲时,将大水牛套上板车,给人拉东西赚点油盐钱。因为他欠着财主一点田租,今天走到月亮凹,财主就让人强行拉走大水牛抵债。丁大山心有不甘,晚上翻墙进了大院,偷偷把大水牛牵了出来。贾龙刚说:“你胆子真大,让人知道了,还不找你麻烦?”丁大山叫苦道:“我还指望这头牛多挣点钱,好给儿子娶亲。没有这头牛,全家就没有活路了。”贾龙刚问道:“你儿子多大了?定下亲了吗?”丁大山说道:“今年刚好二十,还没有定亲,我们这样的穷家小户,说门亲不容易哪。”贾龙刚想了想,让手下先把丁大山和大水牛悄悄带回山寨里去,随后下令进入财主家的大院。财主吓得瑟瑟发抖,土匪们一哄而入,抢走了财物、粮食和牲口。回到山寨,贾龙刚对丁大山说:“你准备给你儿子娶亲,家里应该存了不少钱吧。拿个信物出来,让你家里拿钱赎你。”说完,他让丁大山脱下褂子。丁大山忙笑着说:“别,你拿褂子去,他们还以为你们把我杀了,不如把大水牛牵到我家。见到大水牛,他们就会相信我被绑票了。”贾龙刚想了想,决定亲自走一趟,于是带着几个手下,牵着大水牛,去了荒岭子丁大山家里。丁大山的儿子丁小虎一看见大水牛,就扑上来要和贾龙刚拼命,哭喊着:“还我爹命来!”贾龙刚好生奇怪:“你爹好好的,抵啥命?”丁小虎说什么也不信。原来当初他爹说过,人在牛在,现在只有牛,不就是说,他爹已经出事了吗?几个手下将丁小虎死死按住跪下,丁小虎眼里尽是仇恨,拼尽力气想站起来,挣得青筋直暴。贾龙刚赞赏地说:“是条汉子!告诉你,你爹好好的。”他挥挥手,让手下放开丁小虎。贾龙刚寻思,这回上了丁大山的当了,他和家人有约定,丁小虎只见到大水牛,就认定父亲不在了,怎么可能拿出赎金?他们虽然是土匪,却是求财不求命,只得打转马头回山寨。到了山寨,贾龙刚气愤地对丁大山叫道:“好你个丁大山,居然敢耍老子!”丁大山苦笑着说:“我们农户人家,大水牛就是命根子,多谢你帮我把大水牛送回家,有了它,我老婆儿子就有饭吃,我也走得放心。来吧,要杀要剐,随你便。”贾龙刚不由得赞道:“一心只为家人着想,敢于赴死,不愧‘爹’的称呼。”于是他下令将丁大山关起来,好生看管。当天晚上,二当家偷偷把丁大山放出来,带到后山小路上,对他说:“我们也是日子过不下去了,才落草当土匪的,大家都是穷苦人,穷苦人何必为难穷苦人,你走吧。”丁大山道了一声谢,急急忙忙地顺着羊肠小道下山去了。可是才走到半山腰,丁大山就被暗哨抓住,押回了山寨。山寨大堂里灯火通明,丁大山被绑在刑架上,贾龙刚厉声喝问:“快说,是谁放走你的?”丁大山闭口不语。贾龙刚下令用刑,丁大山被打得皮开肉绽,却咬紧牙关,愣是不吭声。贾龙刚不得不放弃,心想:这个丁大山,骨头挺硬的,嘴也挺紧的,好样的。原来,二当家放走丁大山,正是贾龙刚授意的,他想试试丁大山的为人。次日早上,昏睡中的丁大山被叫醒,他睁开眼,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端着一碗米粥,喂给他吃。吃完米粥,姑娘又端来一盆水,给他擦洗伤口,涂上药膏。丁大山舒服多了,开口问道:“姑娘,你看起来是好人家的女儿,怎么会落入土匪窝里?莫非也是被绑了票?”姑娘低头说:“我混迹于土匪窝里,也是没得选。”丁大山惊讶地问:“为啥?”姑娘说:“山大王是我爹。”丁大山愣了,接着重重叹了一口气,闭上眼,不再理会姑娘。虽然丁大山被打得皮开肉绽,可是没有伤筋动骨,调养了两日,就恢复得差不多了。这一天,贾龙刚让人把丁大山带到大堂上,对他说:“丁大山,看来从你身上也榨不出什么油水了,我打算放你走。可是你让兄弟们白白忙乎了一场,按照山寨的老规矩,没有交赎金的,得‘八仙阵’,也好给兄弟们一个交代。”所谓“八仙阵”,其实就是八个菜,其中只有一碗没有毒,选对了,就活着走出去;选错了,就命丧当场。八仙桌上,早就摆上八大海碗菜肴,丁大山拿着筷子,不知该伸到哪个碗里,心想,反正是个死,不如当一个饱死鬼。他拿着筷子,胡乱地伸向面前的菜碗。这时,贾龙刚说话了:“丁大山,为了你的老婆儿子,你可要仔细掂量掂量,想准了再下筷。”丁大山心想,是呀,不要这么急着求死,先掂量掂量吧。他定下心来,放眼看去,桌子上的八碗菜,无非就是鱼和肉,鱼炖豆腐、千张炒五花肉、豆皮煨猪腿、醋溜绿豆芽、油炸黄豆米,就连酸辣藕丁里,藕眼上也插着黄豆芽。丁大山心中一喜,他算是看明白了,除了一碗梅菜腊肉外,其他七碗菜里,都配有豆制食物。大洪山一带的土话,豆和“毒”的发音是一样的,就是说,只有梅菜腊肉是无“毒”的。想明白了这点,丁大山端过梅菜腊肉,大口吃了起来。贾龙刚赞许地点点头,这家伙,一点就透。他对手下人一挥手,大声说道:“送客!”手下人把丁大山送到山下,丁大山飞跑着回家了。入夜,丁大山听到叩门声,打开门,月色下,只见一位姑娘羞答答地站在院里,手里挽着一个包袱。丁大山惊问道:“怎么是你?”姑娘递上一叠钢洋,说道:“我爹悄悄送我来的,他说你头脑灵活,一点就透,应该明白他的意思。”丁大山忙说:“快快进屋。”第二天,贾龙刚就带着弟兄们去县城打鬼子了。后来听说县城附近活跃着一支飞虎队,专门偷袭鬼子,打得鬼子嗷嗷叫。再后来,听说鬼子不惜重兵围剿,灭了飞虎队,贾龙刚的尸首被摆在城门口示众了三天。打这以后,丁大山家里多了一个儿媳妇,据说丁大山出门赶车时,运气好,捡了一个逃难的姑娘,领回家当了儿媳妇……

/frmonlinestory_detail.aspx?id=2548
人气写手 /frmpopauthor.aspx
更 多 >> /frmpopauthor.aspx
-

作者: 守望天使    

刚一入学他张强就被冠上了一个“贼”名,这名声被传得特别广,从此他没了朋友,连老师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这名声源于开学的第一天,他挤在长长的报名队伍里,突然又有人高喊,“我的钱……我的钱不见了。”不多五百块,正好是报名费,所有的同学都看向声音的来源,一个胖女孩的女孩子,就站在他的前面。学长推开众人走过来,温和地问:“这位同学丢了钱,你们谁捡到了?”大家一个个都是摇头,学长也极了,问明白女孩就在这里丢的,那么钱必定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偷去了。学长冷笑,没人主动拿出来,那我可要搜了,他明显地看见站在他不远处的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子打了一个冷战,下意识地把一只手插到了裤兜里,好像紧紧攥住了什么,这一微小动作自然没逃过他的目光,他正想走过去揪出这个女孩,突然看见女孩双目中储满了泪水,王强动了恻隐之心,他觉得女孩这么做一定有她的无奈。所以他从兜里拿出了五百块,递给了女孩,身边因此传来了一片哗然,原来真的有贼,他就这样成了贼,接受大家异样的目光,当然,他只偷偷看了一眼那女孩,她似乎松了一口气,没有看他。只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的贼名越来越响,连老师都对他另眼相看,寝室里的室友集体抗议拒绝他住进去,他被孤零零放在一间废弃的寝室里,冬天来时,四下透风,要不是他的成绩很好,估计他会被学校劝退。这期间那个高高瘦瘦的女孩一直没有出现过,这时张强不免有些心凉,好人做到他这个份上,说不出的窝囊。毕业那天,高高瘦瘦的女孩终于出现了,很忸怩,几次欲言又止。张强几乎知道她要说什么了,张强没问,想等她自己说,她支吾了半天说道:“我能上这个大学很不容易,我家很穷,是因为我爸好赌,到了学校我才知道,我的钱不见了,我突然想起了昨晚我爸鬼鬼祟祟的来到了我的房间,一定是他拿走了我的报名费,我很着急,正好看见掉在地上的钱,我趁人不备捡了起来……钱其实我是拿的,不知道为什么被你认了去。”张强笑了笑说:“我知道,那天我就看出了你的紧张,本想揭发的,可是看见你眼睛里的泪水,我没忍心。”女孩的脸红了,上前一步抓住了张强的手,俩人相对一笑。如今他们结婚了,孩子上了小学,生活一直很幸福,特别是张强,同学们都羡慕他这个贼偷走了校花的心。

/frmpopauthor_detail.aspx?id=541534
-

尘香

作者: 和萱    

“话说安史之乱,杨玉环死于马嵬坡,使得唐朝没覆亡在唐明皇手里。说来也奇怪,马嵬坡一带的土自杨玉环死后就散发阵阵异香,安置她的那片土地更是寸草不生。恰好那么一天,一个姓花的医女打这经过,寻了这么一抔土回去,”“这姓花的医女就是花间派的创立人?”白胡子老头一把拍在插嘴的小男孩头上,一边笑嘻嘻的说:“就你知道的多。这才几百年的光景,花间派就成了江湖上最会用毒的门派,她们也鲜少和江湖上的人来往,据说她们这一派唯有用毒和轻功了得,内力方面那是根本摆不上台面的。”“爷爷!”男孩这声“爷爷”还没落地,白胡子老头的人头就先落了地,男孩惊得一动不动,直勾勾的盯着眼前这个穿着一身白衣,手里握着一把滴血短刀的女子。“知道你为什么非死不可吗?”女子看男孩呆滞着一言不发,一刀刺进了他的胸口,也算是给他个痛快。她把带血的短刀收进刀鞘,看着一老一小横尸郊外,心里多少有些不忍,可怪就怪他们知道的太多了。花间派不与江湖中人打交道就是不想把太多消息泄露出去,毕竟一个施毒的门派最怕的就是外人太过了解她们的毒。这一段时日以来,江湖上关于花间派的消息突然多了起来,掌门人一开始派出的暗杀者也下落不明,为此花白不得不出关,只是为了灭口,灭知道花间派消息的人的口,顺便揪出那个如此了解花间派的人。街市上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人行色匆匆,花白假意在路边的小摊子上看发簪,趁机向摊主打听道:“听说这有个前朝御医的后人,最会治疑难杂症?”“可不是嘛,”摊主前后瞅瞅四下无人,凑近了花白的耳朵,“医婆婆大有来头。”花白见这摊主神神叨叨又说不出所以然,留下了几块碎银子问出医婆婆的住处,转身就去寻这医婆婆了。花白在涧里就听过这医婆婆的事情,江湖上许多人甚至以为这个婆婆就是花间派的现任掌门人,并且花白那几个不知所踪的师妹就是在医婆婆这里失去消息的。医婆婆的住处是个深巷子。巷口窝着各色的猫,这些猫的眼睛颜色都不一样,花白一看便知这是些毒物。她纵身一跃,沿着墙头直冲着巷子最深处的一间小破屋奔去。她的脚步及其轻盈,连地下的猫儿都没惊动。快要到门口时,她倏忽停下脚步,她明显的感到了周围的气息有些不对劲,她抽出别在腰间的短刀,慢慢靠近那扇门。“吱”还没等她走到跟前,门自己打开了。院子里是一股子中药味,花白正疑惑着,身后一个厚重的声音响起:“姑娘带着一身杀气来找我做何事?”花白听声音便知道这婆婆内力身后,也就识趣的收起了刀。“晚辈是花间派花白,奉掌门人之命出涧找贪玩的师妹们,听人说她们曾来过这特来找寻。”“你不用说的那么好听,她们来过不假,咳咳咳,你干了什么......”花白听声音心下就明白婆婆已经中了她的毒。她的毒是花间派的最奇的毒,谈笑之间就可以让人命丧黄泉。花白走进屋里一看,所谓的婆婆不过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妇人。“你如何知道我花间派的事情?我的师妹们现又在何处?”“花间派的毒果然不同凡响啊,我万香魄只救人不杀人,又如何知道你花间派的事?”虽是中了毒,她的气度依旧从容自若。“不是你又会是谁?”花白把短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告诉我,我给你解药。”“这真是把好刀,就是血腥味太重,咳咳,你可知道你们太师祖是医女出身,她从未想过要炼毒杀人,这点你可了解?”“太师祖?你到底是谁?难道你不知花间派立身至今靠的就是不为人知吗?”医婆婆一声苦笑,笑花白对花间派一片忠心赤胆,竟然到了罔顾他人性命的地步。“你可知有多少人死于花间派的剧毒?这些人何错之有?”花白听厌了她说教,反手一刀划开了她脖子上的一根血管,逼问她是否知道师妹们的下落。她生平最受不来的就是说教,她花白的人生还不需要别人来指指点点。“你要不要回头?”医婆婆问花白。“要回头的不是我,是你!”花白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向医婆婆脖颈上的动脉剜去,一滴血落在花白的手上,她只觉得有些灼伤,紧接着眼前一片模糊,手上的劲连刀都握不住了,只听得“哐当”一声刀落地,花白也失去了意识。“你说医婆婆啊,她有好一阵子没出来给人看病了,听说是看不见了,怎么就看不见了,该是跟阎王抢人命担的债啊,好在她身边现在有个傻姑娘照看着她,要不......”一身素白衣裳的女子打断发簪摊主的喋喋不休,扔下几块碎银子只管打听医婆婆的住处。女子赶到医婆婆住处时,已是人去楼空,一阵风吹来,只闻得阵阵异香。

/frmpopauthor_detail.aspx?id=541532
#
精品专题 frmspecialnewstype.aspx
更 多 >> frmspecialnewstype.aspx
- javascript:void(0)
[投稿须知] /frmhelpcenter.aspx?name=%e6%8a%95%e7%a8%bf%e9%a1%bb%e7%9f%a5
更 多 >> /frmonlinestorytype.aspx?id=1
/frmbeststory.aspx
更 多 >> /frmbeststory.aspx
-

故事号 · 职场中哪些“雷区”不能碰

作者:     

《我的前半生》告诉你,职场中哪些“雷区”不能碰文/苏心01看了这么多集《我的前半生》,一直被贺涵的人格魅力所折服,这位智慧如海的男人,几乎每一句话都是金句。可在看到贺涵为了给罗子君的儿子过生日,耽误了重要工作时,我很是替他着急。同为行走职场者,深知走到一个高层的位置,是有多么的不容易,哪个人没为之蜕过几层皮?他是咨询公司的顶尖人才,有着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怎么连轻重缓急这个最基本的职场常识都忘了呢?我的很多管理理念,就是来自咨询公司的培训。职业培训经常讲到的时间管理“四象限”原则告诉你,哪些事必须马上做,哪些事可以缓一缓。如果按照这个规则划分,挽留重要员工离职,应该是第一象限里的事啊,紧急又重要。给平儿过生日,硬往上靠,也就算第三象限吧,紧急但不重要,就连他亲爸爸陈俊生不也说,就算那天记住平儿生日,也没有空给他过,因为公司有很重要的事,那个很重要的事,就是贺涵该解决的事啊。可贺涵竟然放下这么重要的事翘班,跑去杭州找罗子君给她儿子过生日,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看到后面就明白了,唐晶从香港回来和他求婚,他先是委婉拒绝,后是百般纠结,因为,他的心,已悄然爱上了罗子君。只有爱情,才能让这么理性的男人,无时无刻不知如何是好。可无论什么理由,都要为自己的错误买单。贺涵的这次失误,让董事会很恼火,决定把他派到北京去。做事情,一定要记住轻重缓急的先后顺序。否则,一步错,步步错。 02罗平:只琢磨人不琢磨事罗平在贺涵走后,就加入了比安提,从他的职务来看,应该也是能力很强的一个人。可从他上班那天起,就没看到他好好工作过,只会在背后搞各种小动作。先是把一直喜欢贺涵的薇薇安从香港找回来,用来挑拨唐晶与贺涵之间的关系。自己又偷偷把薇薇安的客户介绍给陈俊生,陈俊生装作配合,却早已通知了薇薇安。在罗平和陈俊生等客户出现时,薇薇安来了,拿起酒杯泼向罗平,并放下狠话,如果罗平再敢打这个主意,就让他不得好死。你看,本来薇薇安是他找来的帮手,却在暗中黑她,谁还愿意追随他?一个好汉尚需三个帮,他这是自寻死路。就像贺涵所说:他那点人品,他手下的聪明人,迟早会走光的。什么都不用做,他自己就会灰飞烟灭的。可不是,后来罗平的离开,连个镜头都没出现,就给踢出局了。职场不是后宫,这种每天只琢磨人不琢磨事的人,没有哪个老板能容忍多久。所以,还是罗子君的上司吴大娘最智慧,只一心做事,从不参与人与人之间的烂事,才成就了自己。 03亚当:哥们义气用事这部剧中,亚当的戏份并不多,但每一次出现,都带着浓浓的侠气。他们公司在贺涵离职之前,基本已经敲定了和比安提的合作,可是贺涵一离开,他马上改变了主意,贺涵到哪,合作项目在哪。这一决定虽然还没影响到他在公司的位置,但已经埋下了伏笔。当贺涵为了唐晶准备放弃和亚当的合作时,明明就是在感情用事,错误发生在贺涵身上,亚当却再一次意气用事,替贺涵背下了黑锅,自己引咎辞职。或许有人为他的做法鼓掌,但这是职场大忌,以后无论他去哪里求职,都会带着感情用事的标签,这对他的职场生涯有很大不利。贺涵不也一直说,工作是工作,感情是感情吗?把感情加进工作里,肯定发生不良反应。所以,职场行走,一定要公私分明,职场无感情,只有规则,不按规则走,结果就是被淘汰出局。 04段晓天:对女同事性骚扰罗子君去辰星下游的市场调研公司面试,贺涵让子君在简历上说了谎,偏巧被段晓天撞破,因为他就是子君简历上填写的前公司售后经理。段晓天挺身而出帮罗子君圆了谎,罗子君感激万分,还以为遇到了好心人。但段晓天很快就露出了真面目,开始骚扰罗子君,让罗子君做他情妇。在遭到拒绝以后,在工作上给罗子君穿小鞋,故意整她。贺涵看出了端倪,直接找到他们公司老板苏曼殊,苏曼殊不敢得罪贺涵,不得不开除了段晓天。色令智昏,是职场中的大忌。为此丢工作,真是不值得。 05凌玲:办公室婚外恋剧情一开始,就演了凌玲和陈俊生之间的暧昧之情,后来更是因为她,陈俊生和罗子君提出了离婚。罗子君的闺蜜唐晶一气之下,给她们公司写了一封举报信,说她加薪速度过快,里面有问题。其实,就算没有那封举报信,凌玲和陈俊生这种关系也最容易招来非议。哪怕是自凭本事吃饭,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当陈俊生知道人事部门的意见是让凌玲主动辞职时,一筹莫展。说凌玲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只有大专学历,再找份好工作很难。凌玲也急得什么招都出,跑去找罗子君理论:你有没有想过,没有工作我怎么生活?失业,有时比失恋更加痛苦,这直接影响着生存。没有爱情,大不了日子过得苍白寡淡一点,可没有饭吃,那是要人命的。还好,换了贺涵这个新老板,不再追究此事,凌玲才算保住了饭碗。当这种恋情影响到工作的时候,如果非要一个人离开,一定是对于公司不重要的那个人,哪怕你是被勾引什么的,这个黑锅也要由小白来背。现实中的很多公司,对办公室恋情尚且有否决式规定,至于“办公室婚外情”,更是自毁前程的代名词。 06菲尔:在职捣鬼,离职不按规矩菲尔的辞职,是因为贺涵一直提携陈俊生,他感到不服气,才负气离开。按说离职是很正常的事,没有几个人,能在一个地方待一辈子吧?可他犯了职场大忌,在职时捣鬼,离职时得罪前老板。他拿着辰星的资源做筹码,加入比安提。他的资料恰巧落到吴大娘手中,她一下子就看出里面与客户之间有问题。后来被罗子君查出他与下游供货商之间的猫腻以及数据作假的事,直接去上游客户那里举报他,导致他被开除,还落了个被追究法律责任的下场。我有一个前同事,走时的姿态几乎和这个菲尔一样难看,带着公司重要资料去同行业上班,所不同的是,他签了《岗位保密协议》。他前脚上班,公司后脚就把他起诉了,按照规定至少赔偿50万以上。经过调解,虽然没有赔偿那么多,但他却在业内臭了名,失业两年多,还没有找到工作。鲁迅先生说过: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才不会坏了自己的未来。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谁知哪天山水又相逢,好聚好散,也为自己留一条路。对了,这里还有一个需要警示的地方,就是辰星的人力资源部门,竟然没有和菲尔签订《保密协议》,老板如果追究起来,也难逃其责。人生是一盘棋,明明很多步都走得很好,如果一步走错,就会满盘皆输。从头再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草蛇灰线伏延千里,就算你犯了错,暂时并没有受到责罚,但说不定哪天会因为那个曾经的失误,导致翻盘。职场处处是“雷区”,出牌务必要慎重。作者苏心如需转载请联络作者本人!

/frmbeststory_detail.aspx?id=42119
-

点赞之交,不给我点赞了还交不交?

作者:     

你有没有遇到过一种情况,一个你认为跟你关系还挺亲密的朋友,从来不给你点赞,却在别人的状态底下点赞留言得超级起劲儿啊?今天一大早一个叫芸的读者因为这事儿跟我这儿吐了半天槽。我比较好奇真的会有人这么在乎别人的点赞吗?“你以为她是在乎一个赞?她在乎的是无缘无故被鄙夷、被忽视、被敌视!”当我在饭桌上提起这事儿的时候,想不到一个朋友的反应也是如此之大。不得不说,自从朋友圈生态出现之后,几乎每个人都遇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尴尬,玩得好的不点赞反而去给别人点赞。更有一种情况是,她明明是你的好朋友,却跑去给你讨厌的人点了赞;还有一种更更绝了的情况是,她明明是你的闺蜜,却跑去给你的前任或现任疯狂点赞写留言,同时保持在朋友圈无视你。真是够了!这都什么鬼?到底为什么呀?我们倒是可以试着从点赞这件小事儿思考一下人际交往中有意思的细节。这个故事是听来的,确切点儿说是春花讲给我的。春花跟如花曾是一对铁磁儿,但自打春花跳槽之后,如花突然就不怎么跟她互动了,她以为是因为如花这段时间不怎么用微信了。直到有一天在另外一个同事的状态底下看到了如花逐条回复的殷勤身影,她才幡然明白自己被如花疏远了。最让她接受不了的是,如花疯狂“跪舔”的这个同事,她俩曾经私下一起说尽了她的坏话啊。那感觉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耿直的春花并没有知趣地淡出,而是质问如花到底为什么。你可能想象不到,如花给出的答案让春花震惊万分,“你凭什么说我,你跳槽走了以后你主动跟我说过几次话,还不是结交了新朋友忘了老朋友!”春花脖子一凉,心有戚戚,哦,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有时候不点赞,是在报复呀。点赞丛林里藏着很多有意思的小心思。点一个赞可能只是为了提醒你,不点一个赞也可能只是为了试探你。一个职场失意刚刚辞职的姑娘跑来问了我一个问题,轨姐,你说同学和同事之间有什么不一样啊?我说,你离职之后,前同事就像是马上死在了你的朋友圈里似的,老同学呢,还会隔三差五诈个尸。职场社交还是有点残酷的,对你热情不代表支持你,对你冷淡不代表讨厌你。在一个公司共事时,你身居高位,大家赞你,那是需要;跟你搭档得来,大家赞你,那是礼貌;你离职后,大家不再赞你,那是不愿意跟没有交集的人继续相耗。离职之后的点赞怪相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同事之间的本质关系,不在于工作时间如何勾肩搭背,而在与八小时之外是否互为狼狈。职场上认识的人,点赞与否的标准常常只是考量这个人对我来说是否还有用。我们没办法在乎所有人,就只能对当下做减法,时间久了,你的朋友只会剩下两种:1、不可或缺。2、无需再见。多好,反倒简单了。那些单单靠点赞试探你、跪舔你、敌对你、讨好你的人,往往不会有什么与你江湖再见、义结金兰的可能。无需再见的人,无需置气。职场生态有职场特性遗留下来的社交特质,行业生态也有行业特性伪装出来的点赞丛林。靠互推名片换来的大咖,不等于是你的好朋友,靠上赶着对狂点赞的屌丝,换不来你平等以待的情谊。这世间就是有很多网络社交里的伪关系。每个赞都有不经意的理由。出于礼貌,出于支持,出于手滑,出于攀附,出于祝福,出于提醒,出于回敬,出于彰显逼格,出于巧了。每个不赞都有各自的原因。出于瞧不上,出于超烦你,出于不承认,出于没看见,出于气死你,出于嫌你没逼格,出于嫉妒,出于巧了。如是而已。网络世界本来就虚幻如影。越是关系不确定的朋友,越是需要一个微妙的赞去验证。朋友圈里的点赞之交跟亲密关系还差着十万八千里,不喜欢就单方面赐他一丈红,你爽就行。作者简介:初小轨,山东水瓶女一枚,小说、随笔作者,长篇小说《折腾到底》正在热卖中。文章来源公号“好姑娘”(id:moixiaogui,微博:@初小轨。

/frmbeststory_detail.aspx?id=42112
长篇故事 /frmlongstory.aspx
更 多 >> /frmlongstory.aspx
-

一个城市,无数个浮沉

作者: 博美控    

本文故事由我在海市最繁花的“迪永”商圈一楼的麻辣烫小店看到了几张彩色留言条,本文就讲述的几个留言条主人的故事,三个故事,三种浮沉,三个艰辛的奋斗史。有国际著名的台资企业女高管夏云在稳定生活和儿时梦想间的徘徊;有儿童乐园的服务生李毅克服千难万险追求生活的幸福与美好;还有刚刚毕业的师范学院大学生白依依在新的工作环境中乐观坚强,奋发图强,最终与自己的老上级相爱相杀的故事......我们的人生可能就是如此,浮浮沉沉,起起落落,“迪永”商圈的麻辣烫小铺“疯狂捞烫”等着你。

/frmlongstory_detail.aspx?id=3251
-

水族后裔

作者: 守望天使    

一个其貌不扬的家庭主妇,惨遭丈夫抛弃的黄脸婆,却找到一个年轻帅气的情人,随着俩人交往见深,她发现情人的身份有些神秘,而她的身边也开始发生奇奇怪怪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在作怪,还是她想隐藏着什么?他是神秘的黑衣人,为了爱她他能丢弃生命,为了爱她,他要好好活着,活着才能好好爱她。两个人两颗相爱的心,都愿意为对方付出所有,因此背负了太多家族和现实中的无奈,最后能不能走到一起?爱情能不能圆满?……

/frmlongstory_detail.aspx?id=3246
更 多 >> frmjournal.aspx
- javascript:void(0)

javascript:void(0)
- /frmlisteningstory.aspx
守望天使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5%ae%88%e6%9c%9b%e5%a4%a9%e4%bd%bf
强中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5%bc%ba%e4%b8%ad
初绍庆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5%88%9d%e7%bb%8d%e5%ba%86
迟钝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8%bf%9f%e9%92%9d
随寓而安2015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9%9a%8f%e5%af%93%e8%80%8c%e5%ae%892015
文起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6%96%87%e8%b5%b7
王永河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7%8e%8b%e6%b0%b8%e6%b2%b3
张玉国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5%bc%a0%e7%8e%89%e5%9b%bd
区耀强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5%8c%ba%e8%80%80%e5%bc%ba
吉瑞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5%90%89%e7%91%9e
世态 frmpopauthortype.aspx?id=1
柔情似水上半夜 frmorgarea_detail.aspx?id= 331214
世态 frmpopauthortype.aspx?id=1
惭愧 frmorgarea_detail.aspx?id= 494914
世态 frmpopauthortype.aspx?id=1
做人流 frmorgarea_detail.aspx?id= 414341
世态 frmpopauthortype.aspx?id=1
捐赠 frmorgarea_detail.aspx?id= 491969
传奇 frmpopauthortype.aspx?id=4
蛇女 frmorgarea_detail.aspx?id= 5713
世态 frmpopauthortype.aspx?id=1
天地良心 frmorgarea_detail.aspx?id= 496051
幽默 frmpopauthortype.aspx?id=3
走运 frmorgarea_detail.aspx?id= 521831
悬疑 frmpopauthortype.aspx?id=5
测星字 frmorgarea_detail.aspx?id= 523995
情感 frmpopauthortype.aspx?id=2
娇弱的花 frmorgarea_detail.aspx?id= 29919
怪谈 frmpopauthortype.aspx?id=6
村里的怪事 frmorgarea_detail.aspx?id= 38531
初绍庆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5%88%9d%e7%bb%8d%e5%ba%86
文起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6%96%87%e8%b5%b7
守望天使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5%ae%88%e6%9c%9b%e5%a4%a9%e4%bd%bf
迟钝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8%bf%9f%e9%92%9d
王永河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7%8e%8b%e6%b0%b8%e6%b2%b3
西蜀帅士象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8%a5%bf%e8%9c%80%e5%b8%85%e5%a3%ab%e8%b1%a1
吉瑞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5%90%89%e7%91%9e
韦其江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9%9f%a6%e5%85%b6%e6%b1%9f
昔日旧梦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6%98%94%e6%97%a5%e6%97%a7%e6%a2%a6
李选民 frmpopauthor_author.aspx?id=%e6%9d%8e%e9%80%89%e6%b0%91
立即注册 frmregister.aspx
忘记密码 frmfindpassword.aspx
首 页 /frmindexnew.aspx
关于故事会 frmcommon.aspx?typename=%e5%85%b3%e4%ba%8e%e6%95%85%e4%ba%8b%e4%bc%9a
广告信息 frmcommon.aspx?typename=%e5%b9%bf%e5%91%8a%e4%bf%a1%e6%81%af
联系我们 frmcommon.aspx?typename=%e8%81%94%e7%b3%bb%e6%88%91%e4%bb%ac
版权声明 frmcommon.aspx?typename=%e7%89%88%e6%9d%83%e5%a3%b0%e6%98%8e

Linki zewnętrzne

参赛作品区 http://www.storychina.cn/other/14beststory/14beststory.asp
网上书店 https://shop36332989.taobao.com/
论 坛 http://bbs.storychina.cn/
- http://www.storychina.cn/frmbeststory_detail.aspx?id=42119
- http://www.storychina.cn/frmlongstory_detail.aspx?id=3251
- http://www.storychina.cn/frmbeststory_detail.aspx?id=42120
- http://www.storychina.cn/frmonlinestory_detail.aspx?id=2544
- http://www.storychina.cn/frmonlinestory_detail.aspx?id=2551
- http://www.storychina.cn/other/xmt/zhengji2/index.htm
- http://www.storychina.cn/frmonlinestory_detail.aspx?id=2522
- http://www.storychina.cn/other/xmt/dingyue/index.html
更 多 >> http://weibo.com/storychina
- http://bk.11185.cn/index/detail.do?method=getcatadetail&presscode=4-225
- http://bk.11185.cn/index/detail.do?method=getcatadetail&presscode=4-900
-310101100042236 http://www.zx110.org/picp?sn=310101100042236

Zdjęcia

Zdjęcia 23
Zdjęcia bez atrybutu ALT 22
Zdjęcia bez atrybutu TITLE 23
Korzystanie Obraz ALT i TITLE atrybutu dla każdego obrazu.

Zdjęcia bez atrybutu TITLE

img/logo.jpg
picture/adlink/-8587005654867420639_m2mava9pqqq2403yqfr0vjratdw9ew2pp3ayt0故事会首页幻灯.jpg
picture/adlink/-8587013271148329965_gkczigiljjzmjcw4ixmtd439ghf409arxsqxjk故事会首页幻灯模板副本.jpg
picture/adlink/-8587005653129421587_9nw8metfjz2fzahexdlmr1dau3xanazffafddw故事会首页幻灯模板.jpg
picture/adlink/-8587013500592596963_sugdluwhwokcy1bm7gjjy6bfx1ho669tzqcroh故事会首页幻灯模板.jpg
picture/adlink/-8587006591379497536_lck2ibbbvduaxxwjrigltvk87qfe9mnhfkzyjz8.jpg
picture/onlinestory/-8587009786826206077_b3vnawsjxmq7b3ojx8jqpvx57v14hntbo6czba曹晴雯 宽幅.jpg
picture/onlinestory/-8587007454531041581_fqasv1qtqtitwhfovvbtyomsdop1adhmtnogjh无标题65.jpg
picture/popauthor/-8587005696454753683_scsknpi2m8j1bswzygjitfumtsbvotoj27dk5i未标题-2.jpg
picture/popauthor/-8587005698442665175_kj3muvwsqv34ltmbulmnsdavcpajjyuip2ecix未标题-1.jpg
picture/adlink/-8587043729948335390_qxnlwuuwg3wleji63p6il18wbe3dggazrv460y111.jpg
picture/adlink/-8587059997138103141_ig2ha7qwd17nyyb6x6jwvwbxvveatrqtinngfu未标题-2.jpg
picture/adlink/-8587067018801072040_sjiq9xuo1cyfu0mz4kmwkbw3h3qoe9sjfpgrwq9090.jpg
img/banner03.jpg
images/dy_gsh.jpg
images/dy_gshwzb.jpg
picture/storycollection/-8587005658945267802_aunkcbas7lvzd8dadnrg1vnwo3u98dpv4qfovj2222.jpg
picture/storycollection/-8587006586848313577_p2ovam9njoufsj6hekhv26chgdf7vldug2k8xj2.jpg
picture/longstory/-8587013296915519223_bnojonrxwwptxmpbdx8bknavfutrroru3xmyol263-10810.jpg
picture/longstory/-8587016969992202641_chgkgeprdat4uhdon2qiv3euxkrtu1kvvfwdo2未标题-1.jpg

img/banner02.jpg
images/picp_bg.png

Zdjęcia bez atrybutu ALT

img/logo.jpg
picture/adlink/-8587005654867420639_m2mava9pqqq2403yqfr0vjratdw9ew2pp3ayt0故事会首页幻灯.jpg
picture/adlink/-8587013271148329965_gkczigiljjzmjcw4ixmtd439ghf409arxsqxjk故事会首页幻灯模板副本.jpg
picture/adlink/-8587005653129421587_9nw8metfjz2fzahexdlmr1dau3xanazffafddw故事会首页幻灯模板.jpg
picture/adlink/-8587013500592596963_sugdluwhwokcy1bm7gjjy6bfx1ho669tzqcroh故事会首页幻灯模板.jpg
picture/adlink/-8587006591379497536_lck2ibbbvduaxxwjrigltvk87qfe9mnhfkzyjz8.jpg
picture/onlinestory/-8587009786826206077_b3vnawsjxmq7b3ojx8jqpvx57v14hntbo6czba曹晴雯 宽幅.jpg
picture/onlinestory/-8587007454531041581_fqasv1qtqtitwhfovvbtyomsdop1adhmtnogjh无标题65.jpg
picture/popauthor/-8587005696454753683_scsknpi2m8j1bswzygjitfumtsbvotoj27dk5i未标题-2.jpg
picture/popauthor/-8587005698442665175_kj3muvwsqv34ltmbulmnsdavcpajjyuip2ecix未标题-1.jpg
picture/adlink/-8587043729948335390_qxnlwuuwg3wleji63p6il18wbe3dggazrv460y111.jpg
picture/adlink/-8587059997138103141_ig2ha7qwd17nyyb6x6jwvwbxvveatrqtinngfu未标题-2.jpg
picture/adlink/-8587067018801072040_sjiq9xuo1cyfu0mz4kmwkbw3h3qoe9sjfpgrwq9090.jpg
img/banner03.jpg
images/dy_gsh.jpg
images/dy_gshwzb.jpg
picture/storycollection/-8587005658945267802_aunkcbas7lvzd8dadnrg1vnwo3u98dpv4qfovj2222.jpg
picture/storycollection/-8587006586848313577_p2ovam9njoufsj6hekhv26chgdf7vldug2k8xj2.jpg
picture/longstory/-8587013296915519223_bnojonrxwwptxmpbdx8bknavfutrroru3xmyol263-10810.jpg
picture/longstory/-8587016969992202641_chgkgeprdat4uhdon2qiv3euxkrtu1kvvfwdo2未标题-1.jpg

img/banner02.jpg

Ranking:


Alexa Traffic
Daily Global Rank Trend
Daily Reach (Percent)









Majestic SEO











Text on page:

用户名 密 码 登 录 [新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欢迎[]已经成功登录! [退出] 首 页 连线故事会 刊物导读 作品赏析 我和《故事会》的故事 信息传真 人气写手 世态 情感 幽默 悬疑 传奇 怪谈 励志 故事作家 故事号 故事刊物 短篇故事 中篇故事 超短篇故事 青春部落 参赛作品区 长篇故事 传奇 武侠 悬疑 爱情 青春 怪谈 听故事 幽默故事 哲理故事 儿童故事 中篇故事 故事中国 历史故事 网上书店 视频故事 --> 在线投稿 帮助中心 网上书店 论 坛 投稿须知 --> 【故事号】《职场中哪些“雷区”不能碰》看了这么多集《我的前半生》,一直被贺涵的人格魅力所折服,这位智慧如海的男人,几乎每一句话都是金句。可在看到贺涵为了给罗子君的儿子过生日,耽误了重要工作时,我很是替他着急。同为行走职场者,深知走到一个高层的位置,是有多么的不容易,哪个人没为之蜕过几层皮? 他是咨询公司的顶尖人才,有着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怎么连轻重缓急这个最基本的职场常识都忘了呢? 【长篇故事】本文故事由我在海市最繁花的“迪永”商圈一楼的麻辣烫小店看到了几张彩色留言条,本文就讲述的几个留言条主人的故事,三个故事,三种浮沉,三个艰辛的奋斗史。有国际著名的台资企业女高管夏云在稳定生活和儿时梦想间的徘徊;有儿童乐园的服务生李毅克服千难万险追求生活的幸福与美好;还有刚刚毕业的师范学院大学生白依依在新的工作环境中乐观坚强,奋发图强,最终与自己的老上级相爱相杀的故事...... 我们的人生可能就是如此,浮浮沉沉,起起落落,“迪永”商圈的麻辣烫小铺“疯狂捞烫”等着你。 【故事号】《升职加薪,谁中了谁的局?》晚上九点多,王伟整理好这个月的客户资料,关掉电脑准备下班回家。刚进电梯就看见人事部主管赵静抱着一个纸箱子匆匆走进来。赵静是大家公认的职场“白骨精”,人长得漂亮也不缺钱,在吃穿用上都很讲究,最关键的是她还混得开,人脉很广,认识不少非富即贵的朋友,在她办公桌上就放着她和市委领导的合影。因为资历深,所以在公司人人都叫她“静姐”。 【文摘版】被她春雷般的声音一击,我们不由得透过竹帘向左侧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隐隐约约地见那边面积好大的包间里大概有三四张桌子,坐了五六个人,有个女人声音低沉地说着什么,仔细听来,好像在说她的弟弟有多么优秀,另有一个声音苍老的女性则寸步不让,说不能让女儿过苦日子。 【8月上《故事会》】前几天和朋友在聊难忘的电影情节,我想到了下面这个故事,和大家一起分享。   儿子带着新婚妻子回家看望父母,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席间,说起家里一间专门用来收藏音乐唱片的屋子,儿媳就问:“父亲母亲收藏了这么多唱片,那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一首特别又浪漫的情歌呢?” 父亲听了,言辞肯定地说:“没有。” 连线故事会 更 多 >> 开卷故事-秘密情歌 作者: 曹晴雯 前几天和朋友在聊难忘的电影情节,我想到了下面这个故事,和大家一起分享。儿子带着新婚妻子回家看望父母,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席间,说起家里一间专门用来收藏音乐唱片的屋子,儿媳就问:“父亲母亲收藏了这么多唱片,那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一首特别又浪漫的情歌呢?”父亲听了,言辞肯定地说:“没有。”母亲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儿子站起来说:“有有有,我小时候经常看见母亲一个人在听一首歌。我这就去找出来,大家一起听听。”母亲想要阻止,可儿子已经上楼了。父亲满脸疑惑,直到儿子将唱片放进唱片机,音乐响起,父亲才突然想起什么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惊讶,不时看低头的母亲。等到再晚一些,母亲在厨房给桌上的鲜花剪枝换水,父亲走到母亲身后,想了想说:“那张唱片你什么时候买的?”母亲没怎么犹豫,一边修剪花朵,一边说:“买了很久了啊,那天我带着儿子去那个女人家找你,听到你在房间里很开心地唱这首歌,什么‘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的,我不想打扰你,就带着儿子走了。第二天我就去唱片店买了这张唱片。”说着,母亲又把鲜花重新插进瓶子里。父亲的眼睛有些湿润,他看了看母亲,从花瓶里挑了一支玫瑰,掰掉枝上的刺,递到母亲的手里。这个故事中,儿子以为的那首属于父亲母亲的“秘密情歌”让我想到,平淡生活里的刺。爱人离开、亲人不在、工作受阻、理想艰难……有些刺痛既然不能避免,那我希望,每个人最终都能找到温柔化解生活真相的途径。最简单的方法,比如,在这一期故事里收获一些快乐或启示。 试亲家 作者: 焱 燚 贾龙刚是大洪山山寨的大当家。那一年,日本鬼子占领了县城,大洪山山寨的土匪们义愤填膺,纷纷摩拳擦掌,叫嚷着要去干日本鬼子,贾龙刚却迟迟不表态,因为他有两件事情还没有谋划妥当。一件是筹措钱款,购买装备,不然就靠这几条破枪去打鬼子,无疑是送死;另一件就是心头肉一样的女儿还没有安顿下来。女儿已经成年,贾龙刚不可能带着女儿冲锋陷阵,当务之急就是帮女儿找个好婆家。这事说起来简单,办起来却不容易,土匪头子的女儿,官宦乡绅人家不会要,平常百姓人家不敢娶。这一天,二当家从县城里回来,带回来一条消息,月亮凹有个大财主,他的儿子投靠了日本鬼子,当了汉奸。贾龙刚一拍桌子,喝道:“太没骨气了!正好,今晚就去找他借钱款。”半夜里,明月当空,贾龙刚率领弟兄们慢慢逼近财主的宅院。这时,后院门开了,一个人探头探脑地牵出一头大水牛。土匪们猛地扑倒那人,带到贾龙刚面前。那人交代,他叫丁大山,独门独户住在荒岭子上。农闲时,将大水牛套上板车,给人拉东西赚点油盐钱。因为他欠着财主一点田租,今天走到月亮凹,财主就让人强行拉走大水牛抵债。丁大山心有不甘,晚上翻墙进了大院,偷偷把大水牛牵了出来。贾龙刚说:“你胆子真大,让人知道了,还不找你麻烦?”丁大山叫苦道:“我还指望这头牛多挣点钱,好给儿子娶亲。没有这头牛,全家就没有活路了。”贾龙刚问道:“你儿子多大了?定下亲了吗?”丁大山说道:“今年刚好二十,还没有定亲,我们这样的穷家小户,说门亲不容易哪。”贾龙刚想了想,让手下先把丁大山和大水牛悄悄带回山寨里去,随后下令进入财主家的大院。财主吓得瑟瑟发抖,土匪们一哄而入,抢走了财物、粮食和牲口。回到山寨,贾龙刚对丁大山说:“你准备给你儿子娶亲,家里应该存了不少钱吧。拿个信物出来,让你家里拿钱赎你。”说完,他让丁大山脱下褂子。丁大山忙笑着说:“别,你拿褂子去,他们还以为你们把我杀了,不如把大水牛牵到我家。见到大水牛,他们就会相信我被绑票了。”贾龙刚想了想,决定亲自走一趟,于是带着几个手下,牵着大水牛,去了荒岭子丁大山家里。丁大山的儿子丁小虎一看见大水牛,就扑上来要和贾龙刚拼命,哭喊着:“还我爹命来!”贾龙刚好生奇怪:“你爹好好的,抵啥命?”丁小虎说什么也不信。原来当初他爹说过,人在牛在,现在只有牛,不就是说,他爹已经出事了吗?几个手下将丁小虎死死按住跪下,丁小虎眼里尽是仇恨,拼尽力气想站起来,挣得青筋直暴。贾龙刚赞赏地说:“是条汉子!告诉你,你爹好好的。”他挥挥手,让手下放开丁小虎。贾龙刚寻思,这回上了丁大山的当了,他和家人有约定,丁小虎只见到大水牛,就认定父亲不在了,怎么可能拿出赎金?他们虽然是土匪,却是求财不求命,只得打转马头回山寨。到了山寨,贾龙刚气愤地对丁大山叫道:“好你个丁大山,居然敢耍老子!”丁大山苦笑着说:“我们农户人家,大水牛就是命根子,多谢你帮我把大水牛送回家,有了它,我老婆儿子就有饭吃,我也走得放心。来吧,要杀要剐,随你便。”贾龙刚不由得赞道:“一心只为家人着想,敢于赴死,不愧‘爹’的称呼。”于是他下令将丁大山关起来,好生看管。当天晚上,二当家偷偷把丁大山放出来,带到后山小路上,对他说:“我们也是日子过不下去了,才落草当土匪的,大家都是穷苦人,穷苦人何必为难穷苦人,你走吧。”丁大山道了一声谢,急急忙忙地顺着羊肠小道下山去了。可是才走到半山腰,丁大山就被暗哨抓住,押回了山寨。山寨大堂里灯火通明,丁大山被绑在刑架上,贾龙刚厉声喝问:“快说,是谁放走你的?”丁大山闭口不语。贾龙刚下令用刑,丁大山被打得皮开肉绽,却咬紧牙关,愣是不吭声。贾龙刚不得不放弃,心想:这个丁大山,骨头挺硬的,嘴也挺紧的,好样的。原来,二当家放走丁大山,正是贾龙刚授意的,他想试试丁大山的为人。次日早上,昏睡中的丁大山被叫醒,他睁开眼,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端着一碗米粥,喂给他吃。吃完米粥,姑娘又端来一盆水,给他擦洗伤口,涂上药膏。丁大山舒服多了,开口问道:“姑娘,你看起来是好人家的女儿,怎么会落入土匪窝里?莫非也是被绑了票?”姑娘低头说:“我混迹于土匪窝里,也是没得选。”丁大山惊讶地问:“为啥?”姑娘说:“山大王是我爹。”丁大山愣了,接着重重叹了一口气,闭上眼,不再理会姑娘。虽然丁大山被打得皮开肉绽,可是没有伤筋动骨,调养了两日,就恢复得差不多了。这一天,贾龙刚让人把丁大山带到大堂上,对他说:“丁大山,看来从你身上也榨不出什么油水了,我打算放你走。可是你让兄弟们白白忙乎了一场,按照山寨的老规矩,没有交赎金的,得‘八仙阵’,也好给兄弟们一个交代。”所谓“八仙阵”,其实就是八个菜,其中只有一碗没有毒,选对了,就活着走出去;选错了,就命丧当场。八仙桌上,早就摆上八大海碗菜肴,丁大山拿着筷子,不知该伸到哪个碗里,心想,反正是个死,不如当一个饱死鬼。他拿着筷子,胡乱地伸向面前的菜碗。这时,贾龙刚说话了:“丁大山,为了你的老婆儿子,你可要仔细掂量掂量,想准了再下筷。”丁大山心想,是呀,不要这么急着求死,先掂量掂量吧。他定下心来,放眼看去,桌子上的八碗菜,无非就是鱼和肉,鱼炖豆腐、千张炒五花肉、豆皮煨猪腿、醋溜绿豆芽、油炸黄豆米,就连酸辣藕丁里,藕眼上也插着黄豆芽。丁大山心中一喜,他算是看明白了,除了一碗梅菜腊肉外,其他七碗菜里,都配有豆制食物。大洪山一带的土话,豆和“毒”的发音是一样的,就是说,只有梅菜腊肉是无“毒”的。想明白了这点,丁大山端过梅菜腊肉,大口吃了起来。贾龙刚赞许地点点头,这家伙,一点就透。他对手下人一挥手,大声说道:“送客!”手下人把丁大山送到山下,丁大山飞跑着回家了。入夜,丁大山听到叩门声,打开门,月色下,只见一位姑娘羞答答地站在院里,手里挽着一个包袱。丁大山惊问道:“怎么是你?”姑娘递上一叠钢洋,说道:“我爹悄悄送我来的,他说你头脑灵活,一点就透,应该明白他的意思。”丁大山忙说:“快快进屋。”第二天,贾龙刚就带着弟兄们去县城打鬼子了。后来听说县城附近活跃着一支飞虎队,专门偷袭鬼子,打得鬼子嗷嗷叫。再后来,听说鬼子不惜重兵围剿,灭了飞虎队,贾龙刚的尸首被摆在城门口示众了三天。打这以后,丁大山家里多了一个儿媳妇,据说丁大山出门赶车时,运气好,捡了一个逃难的姑娘,领回家当了儿媳妇…… 人气写手 更 多 >> 贼 作者: 守望天使 刚一入学他张强就被冠上了一个“贼”名,这名声被传得特别广,从此他没了朋友,连老师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这名声源于开学的第一天,他挤在长长的报名队伍里,突然又有人高喊,“我的钱……我的钱不见了。”不多五百块,正好是报名费,所有的同学都看向声音的来源,一个胖女孩的女孩子,就站在他的前面。学长推开众人走过来,温和地问:“这位同学丢了钱,你们谁捡到了?”大家一个个都是摇头,学长也极了,问明白女孩就在这里丢的,那么钱必定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偷去了。学长冷笑,没人主动拿出来,那我可要搜了,他明显地看见站在他不远处的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子打了一个冷战,下意识地把一只手插到了裤兜里,好像紧紧攥住了什么,这一微小动作自然没逃过他的目光,他正想走过去揪出这个女孩,突然看见女孩双目中储满了泪水,王强动了恻隐之心,他觉得女孩这么做一定有她的无奈。所以他从兜里拿出了五百块,递给了女孩,身边因此传来了一片哗然,原来真的有贼,他就这样成了贼,接受大家异样的目光,当然,他只偷偷看了一眼那女孩,她似乎松了一口气,没有看他。只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的贼名越来越响,连老师都对他另眼相看,寝室里的室友集体抗议拒绝他住进去,他被孤零零放在一间废弃的寝室里,冬天来时,四下透风,要不是他的成绩很好,估计他会被学校劝退。这期间那个高高瘦瘦的女孩一直没有出现过,这时张强不免有些心凉,好人做到他这个份上,说不出的窝囊。毕业那天,高高瘦瘦的女孩终于出现了,很忸怩,几次欲言又止。张强几乎知道她要说什么了,张强没问,想等她自己说,她支吾了半天说道:“我能上这个大学很不容易,我家很穷,是因为我爸好赌,到了学校我才知道,我的钱不见了,我突然想起了昨晚我爸鬼鬼祟祟的来到了我的房间,一定是他拿走了我的报名费,我很着急,正好看见掉在地上的钱,我趁人不备捡了起来……钱其实我是拿的,不知道为什么被你认了去。”张强笑了笑说:“我知道,那天我就看出了你的紧张,本想揭发的,可是看见你眼睛里的泪水,我没忍心。”女孩的脸红了,上前一步抓住了张强的手,俩人相对一笑。如今他们结婚了,孩子上了小学,生活一直很幸福,特别是张强,同学们都羡慕他这个贼偷走了校花的心。 尘香 作者: 和萱 “话说安史之乱,杨玉环死于马嵬坡,使得唐朝没覆亡在唐明皇手里。说来也奇怪,马嵬坡一带的土自杨玉环死后就散发阵阵异香,安置她的那片土地更是寸草不生。恰好那么一天,一个姓花的医女打这经过,寻了这么一抔土回去,”“这姓花的医女就是花间派的创立人?”白胡子老头一把拍在插嘴的小男孩头上,一边笑嘻嘻的说:“就你知道的多。这才几百年的光景,花间派就成了江湖上最会用毒的门派,她们也鲜少和江湖上的人来往,据说她们这一派唯有用毒和轻功了得,内力方面那是根本摆不上台面的。”“爷爷!”男孩这声“爷爷”还没落地,白胡子老头的人头就先落了地,男孩惊得一动不动,直勾勾的盯着眼前这个穿着一身白衣,手里握着一把滴血短刀的女子。“知道你为什么非死不可吗?”女子看男孩呆滞着一言不发,一刀刺进了他的胸口,也算是给他个痛快。她把带血的短刀收进刀鞘,看着一老一小横尸郊外,心里多少有些不忍,可怪就怪他们知道的太多了。花间派不与江湖中人打交道就是不想把太多消息泄露出去,毕竟一个施毒的门派最怕的就是外人太过了解她们的毒。这一段时日以来,江湖上关于花间派的消息突然多了起来,掌门人一开始派出的暗杀者也下落不明,为此花白不得不出关,只是为了灭口,灭知道花间派消息的人的口,顺便揪出那个如此了解花间派的人。街市上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人行色匆匆,花白假意在路边的小摊子上看发簪,趁机向摊主打听道:“听说这有个前朝御医的后人,最会治疑难杂症?”“可不是嘛,”摊主前后瞅瞅四下无人,凑近了花白的耳朵,“医婆婆大有来头。”花白见这摊主神神叨叨又说不出所以然,留下了几块碎银子问出医婆婆的住处,转身就去寻这医婆婆了。花白在涧里就听过这医婆婆的事情,江湖上许多人甚至以为这个婆婆就是花间派的现任掌门人,并且花白那几个不知所踪的师妹就是在医婆婆这里失去消息的。医婆婆的住处是个深巷子。巷口窝着各色的猫,这些猫的眼睛颜色都不一样,花白一看便知这是些毒物。她纵身一跃,沿着墙头直冲着巷子最深处的一间小破屋奔去。她的脚步及其轻盈,连地下的猫儿都没惊动。快要到门口时,她倏忽停下脚步,她明显的感到了周围的气息有些不对劲,她抽出别在腰间的短刀,慢慢靠近那扇门。“吱”还没等她走到跟前,门自己打开了。院子里是一股子中药味,花白正疑惑着,身后一个厚重的声音响起:“姑娘带着一身杀气来找我做何事?”花白听声音便知道这婆婆内力身后,也就识趣的收起了刀。“晚辈是花间派花白,奉掌门人之命出涧找贪玩的师妹们,听人说她们曾来过这特来找寻。”“你不用说的那么好听,她们来过不假,咳咳咳,你干了什么......”花白听声音心下就明白婆婆已经中了她的毒。她的毒是花间派的最奇的毒,谈笑之间就可以让人命丧黄泉。花白走进屋里一看,所谓的婆婆不过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妇人。“你如何知道我花间派的事情?我的师妹们现又在何处?”“花间派的毒果然不同凡响啊,我万香魄只救人不杀人,又如何知道你花间派的事?”虽是中了毒,她的气度依旧从容自若。“不是你又会是谁?”花白把短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告诉我,我给你解药。”“这真是把好刀,就是血腥味太重,咳咳,你可知道你们太师祖是医女出身,她从未想过要炼毒杀人,这点你可了解?”“太师祖?你到底是谁?难道你不知花间派立身至今靠的就是不为人知吗?”医婆婆一声苦笑,笑花白对花间派一片忠心赤胆,竟然到了罔顾他人性命的地步。“你可知有多少人死于花间派的剧毒?这些人何错之有?”花白听厌了她说教,反手一刀划开了她脖子上的一根血管,逼问她是否知道师妹们的下落。她生平最受不来的就是说教,她花白的人生还不需要别人来指指点点。“你要不要回头?”医婆婆问花白。“要回头的不是我,是你!”花白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向医婆婆脖颈上的动脉剜去,一滴血落在花白的手上,她只觉得有些灼伤,紧接着眼前一片模糊,手上的劲连刀都握不住了,只听得“哐当”一声刀落地,花白也失去了意识。“你说医婆婆啊,她有好一阵子没出来给人看病了,听说是看不见了,怎么就看不见了,该是跟阎王抢人命担的债啊,好在她身边现在有个傻姑娘照看着她,要不......”一身素白衣裳的女子打断发簪摊主的喋喋不休,扔下几块碎银子只管打听医婆婆的住处。女子赶到医婆婆住处时,已是人去楼空,一阵风吹来,只闻得阵阵异香。 第一推荐 微博热文 更 多 >> 小张来到公司,唉声叹气地说他的私房钱全被老婆找到并没收了。 同事听了,便给他支招:“其实你可以把钱放到老婆的兜里,冬天你就放到她夏天衣服的兜里,夏天你就放到她冬天衣服的兜里,你想谁会翻自己的衣兜呢?” 小张一听,连连赞叹:“妙!真是妙!”顿了顿,突然又问,“万一老婆发现了怎么办啊?” 同事笑笑说:“你在兜里放一张字条,写上‘给老婆一个惊喜’,不发现最好,发现了老婆还会夸你疼她呢。” 精品专题 更 多 >> [投稿须知] 《故事会》杂志目录 更 多 >> --> 故事号 更 多 >> 故事号 · 职场中哪些“雷区”不能碰 作者: 《我的前半生》告诉你,职场中哪些“雷区”不能碰文/苏心01看了这么多集《我的前半生》,一直被贺涵的人格魅力所折服,这位智慧如海的男人,几乎每一句话都是金句。可在看到贺涵为了给罗子君的儿子过生日,耽误了重要工作时,我很是替他着急。同为行走职场者,深知走到一个高层的位置,是有多么的不容易,哪个人没为之蜕过几层皮?他是咨询公司的顶尖人才,有着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怎么连轻重缓急这个最基本的职场常识都忘了呢?我的很多管理理念,就是来自咨询公司的培训。职业培训经常讲到的时间管理“四象限”原则告诉你,哪些事必须马上做,哪些事可以缓一缓。如果按照这个规则划分,挽留重要员工离职,应该是第一象限里的事啊,紧急又重要。给平儿过生日,硬往上靠,也就算第三象限吧,紧急但不重要,就连他亲爸爸陈俊生不也说,就算那天记住平儿生日,也没有空给他过,因为公司有很重要的事,那个很重要的事,就是贺涵该解决的事啊。可贺涵竟然放下这么重要的事翘班,跑去杭州找罗子君给她儿子过生日,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看到后面就明白了,唐晶从香港回来和他求婚,他先是委婉拒绝,后是百般纠结,因为,他的心,已悄然爱上了罗子君。只有爱情,才能让这么理性的男人,无时无刻不知如何是好。可无论什么理由,都要为自己的错误买单。贺涵的这次失误,让董事会很恼火,决定把他派到北京去。做事情,一定要记住轻重缓急的先后顺序。否则,一步错,步步错。 02罗平:只琢磨人不琢磨事罗平在贺涵走后,就加入了比安提,从他的职务来看,应该也是能力很强的一个人。可从他上班那天起,就没看到他好好工作过,只会在背后搞各种小动作。先是把一直喜欢贺涵的薇薇安从香港找回来,用来挑拨唐晶与贺涵之间的关系。自己又偷偷把薇薇安的客户介绍给陈俊生,陈俊生装作配合,却早已通知了薇薇安。在罗平和陈俊生等客户出现时,薇薇安来了,拿起酒杯泼向罗平,并放下狠话,如果罗平再敢打这个主意,就让他不得好死。你看,本来薇薇安是他找来的帮手,却在暗中黑她,谁还愿意追随他?一个好汉尚需三个帮,他这是自寻死路。就像贺涵所说:他那点人品,他手下的聪明人,迟早会走光的。什么都不用做,他自己就会灰飞烟灭的。可不是,后来罗平的离开,连个镜头都没出现,就给踢出局了。职场不是后宫,这种每天只琢磨人不琢磨事的人,没有哪个老板能容忍多久。所以,还是罗子君的上司吴大娘最智慧,只一心做事,从不参与人与人之间的烂事,才成就了自己。 03亚当:哥们义气用事这部剧中,亚当的戏份并不多,但每一次出现,都带着浓浓的侠气。他们公司在贺涵离职之前,基本已经敲定了和比安提的合作,可是贺涵一离开,他马上改变了主意,贺涵到哪,合作项目在哪。这一决定虽然还没影响到他在公司的位置,但已经埋下了伏笔。当贺涵为了唐晶准备放弃和亚当的合作时,明明就是在感情用事,错误发生在贺涵身上,亚当却再一次意气用事,替贺涵背下了黑锅,自己引咎辞职。或许有人为他的做法鼓掌,但这是职场大忌,以后无论他去哪里求职,都会带着感情用事的标签,这对他的职场生涯有很大不利。贺涵不也一直说,工作是工作,感情是感情吗?把感情加进工作里,肯定发生不良反应。所以,职场行走,一定要公私分明,职场无感情,只有规则,不按规则走,结果就是被淘汰出局。 04段晓天:对女同事性骚扰罗子君去辰星下游的市场调研公司面试,贺涵让子君在简历上说了谎,偏巧被段晓天撞破,因为他就是子君简历上填写的前公司售后经理。段晓天挺身而出帮罗子君圆了谎,罗子君感激万分,还以为遇到了好心人。但段晓天很快就露出了真面目,开始骚扰罗子君,让罗子君做他情妇。在遭到拒绝以后,在工作上给罗子君穿小鞋,故意整她。贺涵看出了端倪,直接找到他们公司老板苏曼殊,苏曼殊不敢得罪贺涵,不得不开除了段晓天。色令智昏,是职场中的大忌。为此丢工作,真是不值得。 05凌玲:办公室婚外恋剧情一开始,就演了凌玲和陈俊生之间的暧昧之情,后来更是因为她,陈俊生和罗子君提出了离婚。罗子君的闺蜜唐晶一气之下,给她们公司写了一封举报信,说她加薪速度过快,里面有问题。其实,就算没有那封举报信,凌玲和陈俊生这种关系也最容易招来非议。哪怕是自凭本事吃饭,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当陈俊生知道人事部门的意见是让凌玲主动辞职时,一筹莫展。说凌玲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只有大专学历,再找份好工作很难。凌玲也急得什么招都出,跑去找罗子君理论:你有没有想过,没有工作我怎么生活?失业,有时比失恋更加痛苦,这直接影响着生存。没有爱情,大不了日子过得苍白寡淡一点,可没有饭吃,那是要人命的。还好,换了贺涵这个新老板,不再追究此事,凌玲才算保住了饭碗。当这种恋情影响到工作的时候,如果非要一个人离开,一定是对于公司不重要的那个人,哪怕你是被勾引什么的,这个黑锅也要由小白来背。现实中的很多公司,对办公室恋情尚且有否决式规定,至于“办公室婚外情”,更是自毁前程的代名词。 06菲尔:在职捣鬼,离职不按规矩菲尔的辞职,是因为贺涵一直提携陈俊生,他感到不服气,才负气离开。按说离职是很正常的事,没有几个人,能在一个地方待一辈子吧?可他犯了职场大忌,在职时捣鬼,离职时得罪前老板。他拿着辰星的资源做筹码,加入比安提。他的资料恰巧落到吴大娘手中,她一下子就看出里面与客户之间有问题。后来被罗子君查出他与下游供货商之间的猫腻以及数据作假的事,直接去上游客户那里举报他,导致他被开除,还落了个被追究法律责任的下场。我有一个前同事,走时的姿态几乎和这个菲尔一样难看,带着公司重要资料去同行业上班,所不同的是,他签了《岗位保密协议》。他前脚上班,公司后脚就把他起诉了,按照规定至少赔偿50万以上。经过调解,虽然没有赔偿那么多,但他却在业内臭了名,失业两年多,还没有找到工作。鲁迅先生说过: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才不会坏了自己的未来。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谁知哪天山水又相逢,好聚好散,也为自己留一条路。对了,这里还有一个需要警示的地方,就是辰星的人力资源部门,竟然没有和菲尔签订《保密协议》,老板如果追究起来,也难逃其责。人生是一盘棋,明明很多步都走得很好,如果一步走错,就会满盘皆输。从头再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草蛇灰线伏延千里,就算你犯了错,暂时并没有受到责罚,但说不定哪天会因为那个曾经的失误,导致翻盘。职场处处是“雷区”,出牌务必要慎重。作者苏心如需转载请联络作者本人! 点赞之交,不给我点赞了还交不交? 作者: 你有没有遇到过一种情况,一个你认为跟你关系还挺亲密的朋友,从来不给你点赞,却在别人的状态底下点赞留言得超级起劲儿啊?今天一大早一个叫芸的读者因为这事儿跟我这儿吐了半天槽。我比较好奇真的会有人这么在乎别人的点赞吗?“你以为她是在乎一个赞?她在乎的是无缘无故被鄙夷、被忽视、被敌视!”当我在饭桌上提起这事儿的时候,想不到一个朋友的反应也是如此之大。不得不说,自从朋友圈生态出现之后,几乎每个人都遇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尴尬,玩得好的不点赞反而去给别人点赞。更有一种情况是,她明明是你的好朋友,却跑去给你讨厌的人点了赞;还有一种更更绝了的情况是,她明明是你的闺蜜,却跑去给你的前任或现任疯狂点赞写留言,同时保持在朋友圈无视你。真是够了!这都什么鬼?到底为什么呀?我们倒是可以试着从点赞这件小事儿思考一下人际交往中有意思的细节。这个故事是听来的,确切点儿说是春花讲给我的。春花跟如花曾是一对铁磁儿,但自打春花跳槽之后,如花突然就不怎么跟她互动了,她以为是因为如花这段时间不怎么用微信了。直到有一天在另外一个同事的状态底下看到了如花逐条回复的殷勤身影,她才幡然明白自己被如花疏远了。最让她接受不了的是,如花疯狂“跪舔”的这个同事,她俩曾经私下一起说尽了她的坏话啊。那感觉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耿直的春花并没有知趣地淡出,而是质问如花到底为什么。你可能想象不到,如花给出的答案让春花震惊万分,“你凭什么说我,你跳槽走了以后你主动跟我说过几次话,还不是结交了新朋友忘了老朋友!”春花脖子一凉,心有戚戚,哦,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有时候不点赞,是在报复呀。点赞丛林里藏着很多有意思的小心思。点一个赞可能只是为了提醒你,不点一个赞也可能只是为了试探你。一个职场失意刚刚辞职的姑娘跑来问了我一个问题,轨姐,你说同学和同事之间有什么不一样啊?我说,你离职之后,前同事就像是马上死在了你的朋友圈里似的,老同学呢,还会隔三差五诈个尸。职场社交还是有点残酷的,对你热情不代表支持你,对你冷淡不代表讨厌你。在一个公司共事时,你身居高位,大家赞你,那是需要;跟你搭档得来,大家赞你,那是礼貌;你离职后,大家不再赞你,那是不愿意跟没有交集的人继续相耗。离职之后的点赞怪相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同事之间的本质关系,不在于工作时间如何勾肩搭背,而在与八小时之外是否互为狼狈。职场上认识的人,点赞与否的标准常常只是考量这个人对我来说是否还有用。我们没办法在乎所有人,就只能对当下做减法,时间久了,你的朋友只会剩下两种:1、不可或缺。2、无需再见。多好,反倒简单了。那些单单靠点赞试探你、跪舔你、敌对你、讨好你的人,往往不会有什么与你江湖再见、义结金兰的可能。无需再见的人,无需置气。职场生态有职场特性遗留下来的社交特质,行业生态也有行业特性伪装出来的点赞丛林。靠互推名片换来的大咖,不等于是你的好朋友,靠上赶着对狂点赞的屌丝,换不来你平等以待的情谊。这世间就是有很多网络社交里的伪关系。每个赞都有不经意的理由。出于礼貌,出于支持,出于手滑,出于攀附,出于祝福,出于提醒,出于回敬,出于彰显逼格,出于巧了。每个不赞都有各自的原因。出于瞧不上,出于超烦你,出于不承认,出于没看见,出于气死你,出于嫌你没逼格,出于嫉妒,出于巧了。如是而已。网络世界本来就虚幻如影。越是关系不确定的朋友,越是需要一个微妙的赞去验证。朋友圈里的点赞之交跟亲密关系还差着十万八千里,不喜欢就单方面赐他一丈红,你爽就行。作者简介:初小轨,山东水瓶女一枚,小说、随笔作者,长篇小说《折腾到底》正在热卖中。文章来源公号“好姑娘”(id:moixiaogui,微博:@初小轨。 长篇故事 更 多 >> 一个城市,无数个浮沉 作者: 博美控 本文故事由我在海市最繁花的“迪永”商圈一楼的麻辣烫小店看到了几张彩色留言条,本文就讲述的几个留言条主人的故事,三个故事,三种浮沉,三个艰辛的奋斗史。有国际著名的台资企业女高管夏云在稳定生活和儿时梦想间的徘徊;有儿童乐园的服务生李毅克服千难万险追求生活的幸福与美好;还有刚刚毕业的师范学院大学生白依依在新的工作环境中乐观坚强,奋发图强,最终与自己的老上级相爱相杀的故事......我们的人生可能就是如此,浮浮沉沉,起起落落,“迪永”商圈的麻辣烫小铺“疯狂捞烫”等着你。 水族后裔 作者: 守望天使 一个其貌不扬的家庭主妇,惨遭丈夫抛弃的黄脸婆,却找到一个年轻帅气的情人,随着俩人交往见深,她发现情人的身份有些神秘,而她的身边也开始发生奇奇怪怪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在作怪,还是她想隐藏着什么?他是神秘的黑衣人,为了爱她他能丢弃生命,为了爱她,他要好好活着,活着才能好好爱她。两个人两颗相爱的心,都愿意为对方付出所有,因此背负了太多家族和现实中的无奈,最后能不能走到一起?爱情能不能圆满?…… 中国故事期刊 更 多 >> 网上书店 更 多 >> -->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1 守望天使 81 → 2 强中 40 ↑ 3 初绍庆 26 ↑ 4 迟钝 26 ↓ 5 随寓而安2015 26 ↑ 6 文起 23 ↓ 7 王永河 21 ↓ 8 张玉国 20 → 9 区耀强 18 ↑ 10 吉瑞 16 ↓ 本周浏览排行榜 1 [世态] 柔情似水上半夜 2 [世态] 惭愧 3 [世态] 做人流 4 [世态] 捐赠 5 [传奇] 蛇女 6 [世态] 天地良心 7 [幽默] 走运 8 [悬疑] 测星字 9 [情感] 娇弱的花 10 [怪谈] 村里的怪事 总浏览排行榜 1 初绍庆 2 文起 3 守望天使 4 迟钝 5 王永河 6 西蜀帅士象 7 吉瑞 8 韦其江 9 昔日旧梦 10 李选民 友情链接 故事会传媒 ×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用户名: 密 码: 立即注册 | 忘记密码 首 页 关于故事会 广告信息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文艺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310101100042236


Here you find all texts from your page as Google (googlebot) and others search engines seen it.

Words density analysis:

Numbers of all words: 263

One word

Two words phrases

Three words phrases

- 15.97% (42)
- 6.08% (16)
- 3.8% (10)
作者: - 3.04% (8)
- 3.04% (8)
世态 - 2.28% (6)
- 2.28% (6)
- 2.28% (6)
- 1.9% (5)
故事号 - 1.9% (5)
[世态] - 1.9% (5)
爱情 - 1.52% (4)
- 1.52% (4)
- 1.52% (4)
- 1.52% (4)
--> - 1.52% (4)
守望天使 - 1.52% (4)
职场中哪些“雷区”不能碰 - 1.14% (3)
网上书店 - 1.14% (3)
长篇故事 - 1.14% (3)
传奇 - 1.14% (3)
幽默 - 1.14% (3)
人气写手 - 1.14% (3)
- 1.14% (3)
怪谈 - 1.14% (3)
悬疑 - 1.14% (3)
- 0.76% (2)
迟钝 - 0.76% (2)
初绍庆 - 0.76% (2)
文起 - 0.76% (2)
王永河 - 0.76% (2)
青春 - 0.76% (2)
吉瑞 - 0.76% (2)
连线故事会 - 0.76% (2)
- 0.76% (2)
投稿须知 - 0.76% (2)
他是咨询公司的顶尖人才,有着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怎么连轻重缓急这个最基本的职场常识都忘了呢? - 0.76% (2)
父亲听了,言辞肯定地说:“没有。” - 0.76% (2)
短篇故事 - 0.76% (2)
中篇故事 - 0.76% (2)
用户名 - 0.76% (2)
情感 - 0.76% (2)
我们的人生可能就是如此,浮浮沉沉,起起落落,“迪永”商圈的麻辣烫小铺“疯狂捞烫”等着你。 - 0.76% (2)
更 多 - 3.42% (9)
多 >> - 3.42% (9)
初绍庆 2 - 0.76% (2)
作者: 守望天使 - 0.76% (2)
>> --> - 0.76% (2)
更 多 >> - 3.42% (9)

Here you can find chart of all your popular one, two and three word phrases. Google and others search engines means your page is about words you use frequently.

Copyright © 2015-2016 hupso.pl. All rights reserved. FB | +G | Twitter

Hupso.pl jest serwisem internetowym, w którym jednym kliknieciem możesz szybko i łatwo sprawdź stronę www pod kątem SEO. Oferujemy darmowe pozycjonowanie stron internetowych oraz wycena domen i stron internetowych. Prowadzimy ranking polskich stron internetowych oraz ranking stron alexa.